NFT是盗版温床还是稀缺圣地?

%title插图%num

图片来源:财新周刊  显影|中国告别比特币“挖矿”

图 财新周刊 丁刚 

图片编辑 陈婉婷

偶然的捕捉,点燃艺术创作之火

上面这张图这两天在圈子里火了。

形似花簇纠缠在一起的矿机线管,

衣着色彩层次分明且正在搬运劳作的藏族妇女,

巧合性的构成了极具艺术特质的画面感。

这是财新记者用镜头捕捉到的,

四川比特币矿场清理现场的一幕。

图片在表象上具有一种艺术美感,

而其内容又是国内特殊形势下挖矿产业的落幕,

不免让人觉得妇女手上捧着的,

仿佛一簇“国内矿业的凋零之花”,

连根拔起且余温不在。

“彼之砒霜,吾之蜜糖”。

这张图在让从业者唏嘘的同时,

想用这张图挣钱的人也大有人在。

在圈内知名的NFT艺术品销售平台Opensea上,

敏锐的人已经快速捕捉到了这张图所蕴含的历史意义和艺术美感,

将原图套上油画滤镜后制作成NFT艺术品公开进行拍卖。

%title插图%num

真有你的啊,油画风格以后颇具艺术感

关于NFT,全称Non-Fungible Token,

翻译成中文就是非同质化代币。

基于区块链,

具有不可分割、不可替代的特征。

对于还不了解NFT是什么的小伙伴可以自行百度,

各类网站已经解释的非常清楚,在此不表。

目前该主题相关的NFT艺术品的售价在几个或几十个ETH之间,

最高售价已经来到2021个ETH

可以算算这是一个什么数目。

而如果有价无市,

这个标价本身就是一种妄图盈利的亵渎,

或者是不尊重版权的玩笑。

这还不止,

在油画版本发布之后,

目前我们还能看到更多的二次创作品:

%title插图%num

公开拍卖的二次创作

对比看看,确实比原图更具有艺术风格。

而且其中的纪念意义也不言而喻。

某种程度上,

还真是一个不错的“二次创作”艺术。

法外之地,再创作的火会烧伤原作者吗?

二次创作火了,

而且能形成NFT市场里的高价并且有人愿意购买,

这很不错。

然而我们是不是忽视了关键问题:

二次创作是否征求了原作者的同意?

或者是否有必要征求原作者的同意?

或者容我们再问一个考验人性的问题:

这些NFT出售所带来的收益,

二次创作者们是否会分一些给这位财新周刊的丁刚记者?

以上问题,如果从道德层面来回答,那么答案一定是否。

以上问题,如果从法律层面来回答,情况就变得有趣了。

上文所展示的藏族妇女搬运矿机的图片实际上是有著作权的,

那么在没有知会并取得原作者同意的情况下,

二次创作后用于出售牟利,

这在本质上是不是一种变相的盗版行为?

我相信原作者在得知自己拍摄的图片用于NFT售卖后,

内心应该也很不是滋味。

然而:

NFT属于新兴事物,

并且NFT交易市场是无国界的,

如果未取得版权擅自加工成NFT犯法,

那触犯的是哪国的法律,

以哪国法律为准?

目前几个火爆的NFT交易平台,

仅需要连接区块链钱包即可进行买卖,

而没有强行的KYC机制(用户身份校验),

如何追踪到这位二次创作的卖家?

这把火是在法外之地点燃的,

必将难以扑灭,

也必然会烧伤原作者,

以及更多的原作者“们”。

是否有读者会开杠,

说表情包也是一种二次创作,

也没看到谁来追责表情包的问题啊。

%title插图%num

德安杰洛·德内罗表情包二次创作

那我们可以扪心自问一下,

制作表情包自娱自乐的快感,

和拿着有版权图片制作NFT获得高额收益,

哪一种你会更自豪的站出来说:

表情包(或者NFT)的创作者,就是我!

恐怕后者必然没有人愿意站出来,

谁心里还不清楚这钱挣的不干净,有争议呢。

这样的二次创作,

往小了说就是态度上不real,

往大了说,就是版权上的fake,

某种程度上等同于盗版。

NFT:链上唯一的稀缺性,真的能带来价值吗?

NFT自带不可分割的特性,

可以保证在区块链上的相关文件具有链上生态中的“唯一性”。

相关的特性目前正在运用于诸如加密猫、元宇宙游戏、球星珍藏卡等方向上。

%title插图%num

加密猫

诚然,对于原生数字世界的物品,

如游戏装备、网络文件等,

对他们进行“确权”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。

毕竟数字世界里的物品不在现实世界中产生映射,

那么一旦我们发现它具有数字世界的唯一性,

它的稀缺性也就不言而喻,

比如游戏中的一张稀有卡牌。

%title插图%num

炉石传说卡牌:剑圣

而对于诸如上文中的搬运矿机妇女的图片,

以及各类在现实生活中映射到数字世界的物品,

在它进入区块链谈及价值之前,

我们必须真诚的问一个问题:

它在现实世界里是唯一真实且有价值的吗?

举一个非常通俗的例子。

我是一个做假酒的,

号称生产了100瓶全球限量的酒,

其稀缺性是由每个酒瓶上不可替代的编号代表的,如001,002等。

难道因为我定义了假酒的编号,假酒就会变得真实有价值了?

它本质上,还是假酒。

同样的,我们说区块链能做到不可篡改,NFT能做到限量唯一。

我们说的是,

“在链上”不可篡改且唯一,

而链下事物本身的真假,则无从考证。

如果把一个假的东西变的唯一且不可篡改,

那么对于现实世界对应的真相来说,

是极其不公平且又难以辩驳的。

所以有些时候,

某些NFT带来的稀缺,本质上并不是稀缺的。

NFT这个方向现在发展的阶段,

不是看谁稀缺,

而是看谁“更为快速的定义稀缺”,

谁就能在某个品类上获得难以想象的收益。

我率先推出了基于NFT的NBA球星卡,

那么这类球星卡炒火了,

下一个推出球星卡的项目和机构,

可能就吃不到什么肉了。

但问题是,

球星卡你可以发,我也可以发,

只要有版权就可以跟NBA联盟合作,

那你怎么说明你的这套球星卡更稀缺呢?

NBA球星卡如是,加密猫亦如是。

只有第一,鲜有第二。

%title插图%num

上图为:小浣熊干脆面水浒英雄卡

按照上面的逻辑,

那这卡上了NFT是不是也稀缺了?

我率先基于搬运矿机的妇女这一图片,

进行了二次创作,

那么可能我的作品最早达成了稀缺共识,

后面模仿者的创作就会变得没有价值。

但当行业里的大佬都忙着快速定义稀缺性时,

请不要忘了:

给稀缺性价值的原始提供者,

予以应有的尊重。

给TA买糖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赞赏
专栏

7.13晚间行情:BTC震荡将近2个月 短期内能能否突破37000?

2021-7-13 18:30:08

专栏

蚂蚁链通过信通院可信区块链评测 多个专项全项通过

2021-7-14 12:04:41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